Lost迷失之爱f

尊礼太中静临团酷杀奈三日一期双一期XS云雾不拆不逆,最喜欢受没毛病

宗像礼司家有一位小狗朗君

4】

“被单,枕头,毛巾……”一手推车一手拿单子的宗像礼司在超市里慢慢走着,时不时研究一下牌子。明明繁琐却进度很快,从生活用品区转战去了果蔬。

修长的手握着红色的番茄,男孩自发举起手上已经撑开的袋子,得到个摸头。拘谨又敏感的孩子其实最能察觉大人的真心假意,那大概是,动物驱利避害的本能。

“哦呀……真是糟糕的巧遇。”

“?”男孩抬头,顺着视野里大人的视线落在逐渐走近的红发男人身上。

“呵,竟然会带孩子出门吗,宗像。”有着低沉沙哑嗓音的男人渐近,夜刀神狗朗才发现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红裙子的小女孩,像洋娃娃一般精致。

“嗯……?谁家的?”鎏金色的眸子带着某种侵略性落在男孩的身上,他看清了刚刚躲到人身后只露出的小半张脸,觉得有些眼熟,不过……周防尊收回视线看向宗像礼司。他和这个男人完全不像。

宗像礼司淡淡扫了一眼对方,和身后的栉名安娜打了个招呼,带着微凉的大手鼓励性揉了揉躲到自己身后的男孩发顶。“我与你可不一样,周防。”

被鼓励的男孩乖巧地出来对人问了个好,又重新拉着男人的衣角大半身子缩回人身后。

例行斗嘴后周防尊也没用多问,直接拿着买好的东西带着女孩离开超市,待出了门,很少说话的栉名安娜才扯了扯手中衣角。“尊……”

“那个孩子,本不应该出现的。”

称好最后一袋蔬菜的男人认真重数一遍篮子。“差不多这些。”他抬头,发现男孩依然攥着自己的衣角没有放开的跟着移动,于是伸出手将对方的小手从衣服上拉下来,在男孩惊慌的目光下面不改色用自己的大手拉起对方小手。

“走吧。”

即使名为王,除去那被给予的异能,其实也还是个普通人罢了……





迷失有话要说:对我来说尊哥真的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很好,赤族的小公主都上线了,青族其他人还会远吗?!

轮回(6)

#第六世
#28岁尊x14岁礼(上)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的相知。

二十四岁的周防尊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了,那天他开酒吧的好友依然站在吧台后面擦拭酒杯,身边坐着的亚麻色青年断断续续拨弄手中吉他的弦,发出不成曲调的琴音。他侧躺在长条状沙发上,朦朦胧胧闭着眼睛听见好友放轻了的接电话声。

大概又是他女朋友?在迷糊着马上要睡过去前他想到,迅速空白的意识中,最后敏感的从一片安静到只能听到电音中一声模糊的“礼”。坠入睡眠的漆黑一片,谁的身影模模糊糊着浮现,又如同幻影般消散。

一梦好眠,昏黄的灯光照亮被拉好的窗帘,那光并不刺眼,甚至照不到周防尊那头如不良少年般的红发上。

吊在门上的铃铛因为门的开合而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夹杂着寒意的风和人一起进入,然后同化在温暖的室内。

他睁开了那双鎏金色的眼睛。

“所以就是这位吗?和世理酱同辈的远房弟弟?”接到女友电话后急匆匆将自己酒吧托付给友人的草薙出云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虽然稚嫩却已具风华的孩子。

明明只有十岁而已,身穿浅蓝色的羽绒服拉着一个小箱子,自我介绍时满口敬称。明明面带笑意温和有礼的样子,却无端散发出一种草薙出云站吧台多年,只从很少一部分人身上感觉到的属于上位者的气势,虽然还很稚嫩,却已见不凡。

他不像刚刚十岁。对上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眼,草薙出云的脑海只剩下一个念头。而那视线已然收回,就像被人小心翼翼蒙上薄布的珍贵宝石。

“怎么了?”作为女友的淡岛世理非常敏锐地捕捉到男友的不对,视线在男人和一旁正低头认真研究地图的男孩身上来回绕了几圈。似乎是恍然大悟了什么,冰冷的眉角软了下来,刻意放轻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

回过神,草薙出云又看了一眼男孩因低下去而露出的毛茸茸的后脑勺,有些无奈的晃动了下刚碰面时就从女友手上接过的行李箱。“这可不厚道呢世理酱,非要说的话……虽然不同,不过真的很像啊,和尊相似但不同的领袖气质,难以想象他还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男孩。”

淡岛世理笑了,话头一转到别的地方,两个大人在窃窃私语,都没有注意到男孩的微微扭向另一边的头。

美琴?还是尊?不知为何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的宗像礼司仔细想了想,熟悉的感觉马上像呼出口的白雾般散去。算了。他眨眨眼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地图上。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如紫罗兰一样美丽的瞳孔下干净的如同一夜醒来窗外被风扫过的雪地。

这里真的只是一个小城市,k校是这个城市里唯一的学校,它包括了国小国中高中,唯独没有大学。宗像礼司来这里就是为了入学,毕竟闹离婚的家里实在没有供他安心学习的容身之地。

房子是早就准备好的,知道小表弟家里那些事情的淡岛世理早早就收拾了房间准备着,要知道摊上两个不靠谱还不关注孩子的父母……还不如让我来养。

愤愤的表姐在亲戚手下抢到了自家小表弟暂时的抚养权,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目前从小到大都被被誉为高岭之花的女神,正挂着一脸亲切的笑容对小表弟嘘寒问暖。

两年时间匆匆,对宗像礼司来说,除了自己换了个教室,就是长高了挺多。恰好一米五的标准身高,漂亮的男孩子走在路上总能引来好多人看,若是刚到这里的时候可能还不知所措,两年来被看多了,也就能目不斜视的走过,只因为习惯了。

“天生的聚光体。”开酒吧的草薙先生不止一次这么评价过,两年时间已经足够摸透一个孩子,即使他再早熟,再聪慧,也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说起来,这两年来最神奇的事情大概是,宗像礼司被淡岛世理带来酒吧看草薙出云时,除了一个对方经常挂嘴边的好友以外,其他都见过?

总觉得他们见了会不对付……站在吧台后一边擦杯子一边看喝果汁的男孩走神想着,莫名其妙的感觉。顺其自然好了。

按部就班的生活下,宗像礼司平稳的升到了国中,校园里随处可见的樱花开的灿烂,轻巧落在男孩发顶,却又因步履匆匆的风吹落。

“怎么了宗像君?”同伴疑惑的看着突然回头停下脚步的男孩,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只有匆匆人流留下的背影,于是纳闷收回目光。

宗像礼司回神,对人歉意的微笑。“抱歉,似乎看到了认识的人,不过看错了而已。”余光看到的人都觉得无谓,刚刚的感觉……到底是谁?

悄悄握住胸口衣服的宗像礼司满是困惑,但也只是那一瞬间。算了,有机会自然会知道的。他这么想,又恢复了平日模样。

“King?怎么了,难得带着小安娜出门还走神,会被我们小公主抗议的。”笑眯眯的青年将女孩抱起来在男人面前晃了晃,又放下抗议的女孩。

带着担忧的栉名安娜双手拉住男人的衣角,小声呼唤。“尊……”得到的是一只温热大手在头顶揉来揉去。

“我没事。”只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火红色的头发无比张扬就像燃烧的烈火,带了焚尽一切的张狂。

又一次的错过,这一年,周防尊二十六岁,宗像礼司十二岁。离他们第一次相遇,还有一年零六个月,离他们确定喜欢,还有……

相思何相恋,相恋何相知,相知何相遇,相遇何相识。若无相识日,何得再相思。

交汇时空『四』

#靠近原著世界发展的为主世界,场景大多在这里
#织田未死的世界为次世界,人物加「」以做区分
#蜗牛速度开展正剧

“太宰。”背着光站在那里的男人缓缓开口,是太宰治多年未闻的熟悉声线。“许久不见了。”

太宰治是什么人?他确实是愣住了,但也很快反应过来。“啊啊,确实是许久不见了,织田作……另一个世界的织田作似乎,和我认识的那个不太一样是怎么回事?”太宰治一脸苦恼地摸了摸自己下巴,突然笑了。

“……因为我留在了港口黑手党。”太宰治已经离「织田作之助」很近了,近到能看清楚对方眼底复杂和怀念纠缠在一起的神色,唯独没有后悔。

没有悔意。没什么比这个情绪更能让太宰治区分两个织田作之助的不同,他继续笑着,将原本包含的太多心思收起来,戴上假面,与平日一般无二。

可是「织田作之助」是谁?他是另一个世界未死的,与已叛逃的「太宰治」相处了更多年的朋友,除了中原中也以外,与太宰治相处最多的友人。这个明明穿着黑风衣,气场却也和以前差不多的男人,温和的不可思议。

很快熟悉起来坐在吧台前的两人,一人一杯酒。「织田作之助」转头看向四周,熟悉的装饰仿佛从未改变过。“这边这个的酒吧也,这么久还没倒闭啊。”叹息出声,带着隐隐怀念的欣喜。

“哦?听起来那边变了?”趴在桌上玩冰块的太宰治闻言抬头,有些好奇。男人微笑,和友人说这几年的不同,说那边的生活,说日常小事,那里有太多人。有太宰治所熟悉的,所不熟悉的,他静静听着。

“「中也」,他呢?”太宰治突如其来漫不经心的询问,让「织田作之助」想到这个世界的自己。怀念痛楚等等等等,太宰治一瞬间的情绪外露暴露出来太多东西。

大概是死了。大多的存在,都是没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比如双面间谍坂口安吾,比如想做作家的「织田作之助」。假如当初领养的孩子没被正巧完成工作的「中原中也」救下……

拿着酒杯摇晃的手突然顿住,一幅爆炸的画面进入脑海,他拉住还在仰头喝酒的太宰治,冲出酒吧大门。“跑!”「织田作之助」用力将太宰推向一边,自己也顺势倒向另一边,爆炸声先烈焰一步落入耳畔。

“唔咳,咳咳咳。”因为爆炸带起的气息双双咳嗽出声的两人从地上坐起来,酒吧还在缓慢燃烧着,时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

横滨什么时候这么危险了?这厢「织田作」还没缓过来,那厢太宰已经站起来拍身上的灰。“换个地方去我那里。”他声音从轻松变得凝重。“又要乱起来了。”

斩钉截铁没有犹豫,仿佛已经看到预言中的未来。

「织田作之助」并没有在这边停留多久,到午饭时间就消失在太宰屋里的沙发上,完全没有预兆的突然消失,和大白天见鬼一样的效果。不过经历过「中原中也」凭空失踪的太宰先生觉得他心脏还好,还能再承受几次。

在太宰治哼着歌头脑风暴的时候,还在家里的中原中也已经就「中原中也」意外到来这件事情给首领做了报告,然后收到对方发送过来的一堆监控录像窝在屋里看。

他看着录像里穿着一身黑风衣的,被太宰叫做「织田作」的男人,说实话中也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他知道但不认识这个男人,毕竟是曾经搭档的友人……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那边没死的人,却和「中原中也」发展出了那样亲密的关系。

不过太宰治这家伙两边都叛逃了啊。摸着下巴的中原中也想想这个,很快又放在一边。那个人呆不住,可能没人比中原中也更明白这件事了。

“哼。”从鼻腔发出意义不明的一声,中也将这些事情放在一边,今天可是他的假期,作为一个加班太久的工作狂也完全不想将时间又都放在工作上。

于此同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的太宰治削去了些东西,将「织田作之助」和「中原中也」透露出来的,或者说对方愿意透露出来的信息整理后交给了中岛敦,叮嘱下对方然后自己跑了。

海洋里永远涌动着危险的暗流,知晓与不知晓,不过是躲避罢了。一股新的暗流自横滨的某个角落产生,丰富经验的众人中,已有人察觉到了风暴的到来。

彼时的暴风之眼还未曾知晓,从哪里开始吹起狂风。一如无知无觉的中原中也,又如隐藏信息的太宰治,或许……还有,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边的「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吧。

一天的休息后又开始加班加点处理文件的中原中也,终于有时间出门换掉有些被自己戴起皮的项饰。

“这几个,都拿下来。”带着黑手套的手接过几条项圈,中也侧着头比划着自己脖颈,试图从中选择一条替换自己现在戴的。

在淘汰了手里一半式样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从里面抽走一条黑色项圈,伴随对方油腔滑调的声音,中也劈手将那条夺下。“瞧我看到了什么?买项圈的漆黑小矮人。”

大概是嫌弃的表情太招仇恨了……被中也拦腰拉出店门,从被单人爆打变成招架两个中也混合双打的太宰先生有那么一点想思考人生。

最后两个中也手拉手回去买项饰,徒留下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太宰先生。不,留下的不只是一个太宰,还有一个蹲在他旁边的「织田作」。

“这回你们两个一起来的?”看着两个中也消失在小巷尽头,太宰治抬头问。他刚刚耍的很开心然后就被突然出现的「中也」打了肚子,现在还疼着,那力度感觉一点都没留手。

揉着肚子站起来的太宰治扶着墙壁站起来,看起来习惯成自然的「织田作」搭了把手,才回复他。“不,按照我们接到的信息,太宰他有可能先一步过来了。”

“什么?两个太宰?”这是来自买完项圈的中也的疑问。




迷失有话要说:所以我们现在有了两个中也,两个太宰,和一个织田作,我有点担心横滨承受不住。是的,现在只有一个太宰是孤家寡人,他可能会吃狗粮吃到撑……莫名笑出声,期待冷漠太宰先生牌脸,能不能写隐藏cp这都说不定啊。

宗像礼司家有一位小狗朗君

3】

快步几乎是小跑进房间的男人,看着蹲在地上惊慌失措地正整理书本的男孩,几乎是两人同时开口的。

“有没有受伤?”男人平稳的声线更为低沉带着担心。
“对不起!”男孩恐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尖锐。

愣了愣,宗像礼司将小狗朗抱起来放在房间里的小沙发上,拉着他瘦瘦小小的胳膊认真检查。从男孩的角度,只能够看到这个领养人的镜框,和他紧紧抿在一起的唇。

因为父母离世而不得不辗转在亲戚家的年幼孩子,早已无师自通点上了观察人心这一技能,相比年龄懂得更多的早熟,也许是孩子本身就敏感,也许是迫于生计。

他很担心。男孩小心翼翼地看着男人皱起来的眉尖,那两条利剑一样的眉就那样挤在一起,表情严肃而认真。

“对不起,我将书弄下来了。”男孩又害怕了,声音里有了哭腔,他并不想刚被领养就给人填麻烦。我果然是会带来厄运吧。忍不住自暴自弃的想着,他不敢抬头看面前大人的脸。

宗像礼司注意到了男孩在轻轻颤抖,他抬头,叹了口气擦了擦对方看到手的伸近迅速闭上的眼角。“好了,没有伤到,等等帮我把书捡起来摞在地上。”男人回忆了一下书架掉书的高度,再次开口。“以后你想拿高处的书时记得叫我。”

咦?男孩小心翼翼睁开了一只眼睛,却又在对方生疏僵硬的摸头下再次闭上,那只温暖的大手就罩在发顶,无比安心。“您不生气吗?我摔了您的书啊。”

检查完自己站起身的宗像礼司正准备回厨房继续收拾,闻言只是再拍了两下男孩的发顶。“相比起书籍,我想还是有可能会被砸到受伤的孩子更为重要,何况……你并非故意的。”紫罗兰的瞳孔微微眯起,轻描淡写地将事情掀过。

“好了,别想那么多,收拾一下早点休息,明日还要出门给你买生活用品。”男人的声音顿了顿,又再次开口,多了难以察觉的笑意。

“因为没有被褥,今晚你要睡我的房间。”

“……咦?”男孩睁大了眼睛,视野里是监护人走向厨房的背影。



迷失有话要说:沉迷谈恋爱的我觉得再不写点什么粉就要掉光了。

点梗整理,以防万一又数错了

按照被点顺序放下来

①天下一期『论平行世界的可能性』
②尊礼『轮回』
③尊礼『妖』/『云间花』
④太中:兩人表面裝得不在意但背後卻使勁向同僚發廚對方的好
⑤杀奈『回归原点』

补上图……

99粉点梗……

我就是回来回复一下就发现自己到99了????

算了,反正早晚会到来。

开放所有我喜欢的cp点梗,或者让我填坑码码脑洞都可以。

列一下喜欢的cp……

k:尊礼
家庭教师:xs,1869,初代云雾
犬夜叉:杀奈
刀剑乱舞:三日一期,双一期(这个的话写了不放大号扔到小号上)
无头骑士异闻录:静临
文豪野犬:太中

坑有:
太中+织中的『交汇时空』暂停中待忙过这段时间继续码
礼司养孩小短篇『宗像礼司家有一位小狗朗君』不定时更新
尊礼短篇集合『轮回』目前6写了四分之一
一期联戏梗的『一期一会三振三生』就差番外
一期养主殿顺便谈个恋爱小短篇『炙水的本丸里只有一期一振』不定时更新

脑洞在这边:
三日一期『暗堕之后』:以自己暗堕皮的设定为人物原型,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名朋61番黑一期一振的设定。
三日一期『童话故事里都是骗人的』:假公主和亲爷×真国王眼神不好哥
三日一期『醒醒,你老婆跑了』:因为出差太过频繁导致的血案,爷爷你再不追过去真的要在离婚书上签字了!
尊礼『记忆拼图』:尊哥死后变成室长大人新买的拼图,每一片都有尊哥不同时期的记忆,只有室长大人碰到的第一个拼图才有意识,而当其他拼图连上这个有意识的拼图时尊哥才会想起拼图里保存的自己的记忆。
杀奈『回归原点』:奈落死后重生现代后又穿回剧情刚开始时的一生
杀奈『假如奈落有两个』:两个世界的奈落交换谈恋爱的故事,这个之前有发文案
天下一期『论平行世界的可行性』:一期掉落平行世界天下时期和自己谈恋爱的故事
三日一期『山有木兮木有枝』:就是普通一双箭头暗恋含蓄告白短篇
太中\尊礼『失去的等待』:觉得两对都能用的梗,看似单箭头实则隐藏双箭头,对方累了迟钝的反过来倒追的故事
尊礼『岁月静好』:重复的命运,对调的角色
太中『痛与灵魂』:曾经发过文案的预定至少中篇
尊礼『妖』:猫尊孔雀礼,各自多了一弟弟不看好他们的感情设定
尊礼『云间花』:海神尊上仙礼,一见钟情梗

好累,有没有人点都认了_(:_」∠)_,放到这个月17号吧。

没有未来

#没有质量的一篇
#头疼然真的不刀
#是不是每次我想写刀的时候都那么的没有水准?
#顺便一说,这个月17号前各位一定又见不到我这个拉低圈内太太颜值的了_(:_」∠)_

这是一片海,睁开眼时,他就站在了海面上,很奇妙的感觉,好似只要自己想些什么就会换个地方。有人在看他,他知晓,却又不慌不忙。

认认真真确定面前除了海面再看不到别的东西,他才回过头来。那块儿熟悉的石板躺在水面上,而更远一点的,是他更为熟悉的,每天早上洗漱都能从镜子中看到的脸。

明明没有什么变化,但似乎多了无奈和风霜。

“哦呀?真是有趣,这种事情本应不可能办到吧?”年轻一些的王饶有兴味的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将对面的人细细打量。

“若仅仅是王的力量当然不可能,这是借助石板的力量,因为我想见你,不过,这么说也不准确,虽然看起来是面对面,但其实我们并非处于同一个时空。”微微一笑,年长的王精神些许,抬步向前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么,”年轻的王眯起双眼,目光变得越发锐利,他直直看着走进的人,开口。“未来的我想要做些什么,你看起来,可不是太好的样子。”

年长的王挑眉,口气淡然的好似在与人讨论今天天气不错。“毕竟剑已经如那个野蛮人一样破的像饼干掉渣渣。”

“听起来未来我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毕竟从面上来看,我们看起来也就差了一两岁?”注视着已经一脚踩上石板向自己走近的人,年轻的王有些困惑。

一片沉默。

“你来见我是想做些什么?”终于,在对方即将走下石板时,年轻的王开了口。

在说话期间已经走下石板站在对方面前的,年长些的王闻言轻轻侧头,手指一下一下点着唇瓣露出困扰的表情。“只是想和你交换一下,我已经快压制不住石板,但是你可以,而且,还有些事情想做啊……”

“好。”一点犹豫都没有,他向已经停下的人走近。

“都不问一问?”眼镜片后面的紫罗兰看着靠近的人影,眼底划过一缕惊讶的流光。

“有什么好问的,你已经做好觉悟了。”理所当然,年轻的王在年长些的他面前站定,他向他伸出手。

“真是……”有些无奈的勾唇笑了,年长些的王也抬起垂在身侧的手,向对方伸去。

似有破碎的声音自天际传来,梦中世界的石板渐渐化做碎片,轰然碎裂。

“唔,睡着了吗。在这种地方……”有些惊异,有些洞察一切的了然,宗像礼司从石板上坐起,确定自己已经完成时空跨越。“也不知晓,那边如今怎样了。”

这时另一个一切还未开始的时间线,随着青王在床上睁开双眼,一切的序幕才慢慢拉开。

带着彻骨凉意的风里,日历在黑暗中发出暗淡的荧光,谁的轻声呢喃被吹散去,不入人耳。“时间,刚刚好。”

日升月落,从未来归来的宗像礼司很快融入工作,似乎忘了那些。但时间确实是在一点点向前走着,而执念,怎么可能容易到说放下就放下了。

这是一个很晴朗的黑夜,星星好像都说好了一样的跑出来,大片大片散落在漆黑的夜幕。天台上,笑容温和的青年对着陌生人喋喋不休,而站在边缘似乎马上就要跳下去的男孩摇晃着转身,将手伸入怀中似乎在向外掏着什么东西。

无色想要拿出枪,他认得这个人,他面前的是赤族的锁,死去能让王失控的锁,他几乎已经能想象出赤王失控的未来。这时,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他听见耳边有人说。“抓到了。”

人受惊的反应都很相似,瞳孔一瞬间的收缩就暴露出来了全部,而大部分则会再多些明显的动作,比如就像现在的无色一样。他猛地脖颈缩了下,然后像炸了毛的猫咪般弹起,瞬间远离。

无色回头,看到了立在天台边缘空中的男人,深黑的夜色遮住了对方的表情,长长的衣摆随着风飘动,他认出来了,这是他的另一个目标,青王。

“该死的。”银白短发的无色咬牙,任了栽,毫不犹豫一跃而下不见踪影,而青王也不像是要追的样子。

天台上,宗像礼司看了一眼十束多多良,清冷的声线说了告诫的话,就转身离去。“最近不太平,让你们的王注意些。”

“总觉得……好像逃过一劫?嘛嘛,还是先回去吧。”收拾着照相机,十束多多良想起来刚刚青王的行为。“似乎知道些什么?”

所谓历史惯性是种很奇妙的东西,比如,明明十束多多良没死,却依然发展到赤族倾族之力寻找无色。而此时,在关押周防尊的牢房之外的宗像礼司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他却已然没有了当初的心情。

“呵……”任性的理由我已经有了,剩下的,也该你来做到了吧,周防。

学园岛。

似是宿命般的对决,红与蓝的火焰互相碰撞纠缠,直到战场那个银白少年的闯入而暂停,早有准备的宗像礼司突然成倍放出力量。“唔。”不堪重负。

达摩克里斯因为力量大量外泄无法维持的伪装,一看就知王即将濒临掉剑的状态暴露在所有人眼里。宗像礼司迎着呆住的周防尊微笑,手中的天狼星却毫不犹豫地向前将两人中间的身体捅穿。

“这一次,也该我来掉剑了吧,周防。”

当红色的火焰贯穿那道蓝色身影时,这个世界未来的轨迹,再无宗像礼司。

存一个脑洞

#论喜欢挖坑埋自己是怎样痛的一个领悟
#论热爱精分的主角怎么看出别人在精分
#论如何在各种不同角色中提炼出相同点
#论乱糟糟的综穿是怎么一个奇特的姿势
#论主角与对象谈恋爱的方式总殊途同归
#论……

要走剧情?可以,但是系统我不开心啊所以来破坏一下好了。

细节决定成败,为什么总是不走正常剧情,为什么我的宿主总能把看似走入正轨的剧情弄到完全不对!

“系统,兑换一下屏蔽十束多多良身上能力反应的机器。”
“周防,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怎么会呢,杀生丸殿下,我奈落可不觉得,您这样的妖怪会依赖四魂之玉这种道具呢。”
“哼,人类不就是那么一种贪婪的生物?说的冠冕堂皇,因为便利而频繁使用,还对其深恶痛绝想让它消失。那个风穴,只要你们不用,从十六岁开始就会一年一年缩小直至消失,看它现在的大小,呵。”

“为刃者,当战斗至折于沙场之时。”

但是留下来烂摊子还是有人要收拾的……

“这又与我何干呢?”
“变成现在的样子,满手罪孽的我,早已不能回家了。”
“……他是我的。”


迷失有话要说:又96了,果然还在9697徘徊。

宗像礼司家有一位小狗朗君

2】

领养自己的这位先生不是会养孩子的人。刚刚在宗像宅呆了半天,夜刀神狗朗就感觉到了,这么一看,那句不用进门前说了一次,进门后又重复了一次的‘不要拘束’就能够理解了。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男孩还是安静的坐在单人沙发的一角,有些大的沙发衬着大眼睛的孩子看起来越发的小。他现在呆的这个房子很大,空旷又没有多少人气,虽然干净,但是明明平常的很多东西都没有经常用的痕迹,像是茶几上整整齐齐,一看就让人知这只是一个临时性的住所。

为什么要收养他?之前就有的困惑再一次涌上心头,带着主人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惶恐与害怕。小小的手握紧成拳绷的直直的,搭在他并拢在一起的膝盖上,垂着头目光呆滞思绪一片空白。

也许发呆了很久,也许只是小小一会儿,男孩闻到了香气,淡淡的,扩散到这个大房子的每个角落。是饭菜的味道。因为早早就自己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小狗朗,为了节省当然是学习过做饭的。

顺着香气,男孩趴在开着门缝的厨房外,有些好奇的探头,屋里一手拿着翻开的菜谱一手拿着汤勺背影如此陌生又非常熟悉。陌生的是他今天才认识这个背影的主人,熟悉的是那双现在正在忙碌的温暖的大手在不久前刚刚握着自己的手将自己领进了家。

男孩保持着扒门框的姿势眨了眨眼睛,直到看着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的宗像礼司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受惊一样嗖的缩回了头。

微微一愣,宗像礼司勾唇,无声笑了笑按下锅盖将做好的食物闷起来,向门口走去。而门外,不知为何很紧张的男孩正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就快成功的时候,冷不防凭空一只大手落在了头上。

“快去洗手。”男人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小狗朗呆呆的抬头,应了声就在对方的指示下一头钻进了卫生间。等宗像礼司将饭菜碗筷都在桌子上摆好,纠结了许久的男孩才从里面出来。

看着面前时不时偷偷看一眼饭菜的小孩,强压下喉间的笑意,宗像礼司转头将男孩抱起,假装没有感觉到触碰时手下就开始僵硬的身体,动作自然的将他放在了有些高的椅子上。“吃饭了。”

桌上只有最普通又简单的家常小菜,看起来清淡的样子,不是小孩子喜欢吃的,但男孩很认真的双手合十与宗像礼司一起道了“我开动了”。看着对面的男人先夹了一筷子才伸着手臂夹菜。

并不是非常好吃的饭菜,男孩的味蕾确确实实告诉他这个讯息,这些菜甚至有些过咸或过淡。但他还是如吃到了美味佳肴一样,没有停顿。

感觉有些咸的宗像礼司抬头,看向了对面坐着的小狗朗,却见他吃的很开心的样子,口中“是不是太咸了”的询问在舌尖绕了一圈后散去,没能说出口,沉默了一下低头一口一口将碗中的饭菜吃干净。

然后在男孩试图跟着自己进入厨房的时候,单臂阻止了对方,面对男孩眼睛里星光暗下的样子,宗像礼司有些无奈开口。“你还小,去看看书或是熟悉一下,之前一直坐在沙发没动吧。”

目送对方垂下的小脸走向自己指的房间里,宗像礼司第一次觉得自己听了父母的担心是对的。像养了小宠物一样。他暗暗想着。

然后男人转身,将碗碟放进了洗碗机里,还没来的及踏出厨房,就听见了有东西从高处落地的声音。

迷失有话要说:因为《交汇时空》没有存稿所以先更了这边,话说,我的粉丝数一直在96和97跳的话,到99的时候开放点梗怎么样,感觉要好久的,到时候列出我所有喜欢的cp,共限加起来最多点10篇好了√
各种题材,除非太过猎奇的我应该,都能写。